菜单导航

我的美艳警察妈妈 【我的美艳警察妈妈】(1)

作者: 汪新 发布时间: 2020年10月18日 01:21:40

【第一章少年的烦恼】我叫吕树,一个样貌中等,身高中等,总之各项都中等的一个人。

一个丢在人堆里荡不起一点涟漪的人。

一个可有可无的人。

哎!至于为什么我会是这样,我曾无数次痛心自问,只可惜命运的轨迹没有因为我的心痛而有丝毫改变的迹象,我还是我,还是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我。

不管命运如何,生活还得继续下去。

我出生在一个沿海的县级市,虽然不大,但是因为紧靠大城市的缘故,经济发展还是不错的,位于全国经济百强县前列。

更因为环境优美的缘故,很多大城市的人来这里度假,因此这里也常常被人比作是大城市的后花园,卫星城等。

我今年十四岁,就读市里的第一中学的初中三年级最后一个学期,至于学习成绩……吗,如同我的外表不上不下,中中等等,属于混吃等死的那种。

或许连老天都看不下去我这种人渣,私底下给我走了个后门。

根骨奇佳,乃练武的好苗子!这是我在很小的时候,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居住的时候,一个过路的白胡子老爷爷跟我说的,并且传我一套无名拳法。

临走时白虎老爷子拍着我的肩膀,笑眯眯的道:“好好练,这套拳法只适合于你,等你长大后,你就会发现他的妙处!”

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白胡子老爷爷就走了,以后也再没有碰到过,而今,往事如烟,白胡子老爷爷的笑容还历历在目,且随着年龄的增大越发的清晰,彷佛那笑容就在眼前。

“好诡异的笑容!”

砸吧这嘴,无意识的哼了一声,微微伸了个懒腰,一长串的哈喇子顺着嘴角连到翻开的书本上,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。

最近这几天,我老是做梦梦到白胡老爷子的那个笑容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发感觉那个笑容不正常,之前只是诡异,现在已经透出一丝妖异,而我总是在睡梦中将他惊醒。

“吕树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啪!”

一颗白色的粉笔头准确无误的落在我的头顶上,粉笔头很小,但配合那强大的动能,那股钻心的疼痛瞬间让我清醒了过来。

“靠!老子又睡觉了!还被老师逮住了!”

抬起头,讲台上,一个满脸怒容女人,像极了非洲大草原上暴怒的母狮子,正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懊恼的我。

“吕树,赶紧给我滚出去!我的课堂上不欢迎你这样的人!”

这是我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纪容,一个严肃而又古板的老女人!我坐的位置比较靠后,倒数第二排,抬头看老师的同时,也看到众多同学在班主任那声狮子吼中惊醒了过来,一个个正襟危坐,但是上眼皮与下眼皮却打斗的不可开交怎么也分不开,甚是滑稽可笑。

“不就是睡个觉么!为啥独独针对老子,不见还有那么多人也在睡觉么!而且还要滚出去!”

暗自咒骂着,狠狠的瞪了班主任一眼,便迅速低下头去。

我虽然嘴上对纪老师骂个不停,但是内心里还是对今天的表现很是懊恼,只怪自己昨晚打王者太迟了,以至于今天一天脑子里面都是晕晕沉沉的。

“哎!只怪小学生太多了,好好的黄金段位硬生生被那群小逼崽子弄成了白银!”

懊恼的揉了揉发胀的脑袋,暗道:“今晚一定要冲回黄金段,否则又要被那几个死党挖苦了!”

“啪!”

不等我脑海里意淫一把,脑袋上被书狠狠的拍了一下。

正要破口大骂,目光正好对上纪老师那锐利的眼神,瞬间让我变成夏日正午高温暴晒下的茄子。

老鼠害怕猫此乃天性也!诚然,学生惧怕老师这是中华民族千年传承的影响,当然那些无法无天的学生除外。

而我又属于那种乖宝宝型的,不管私下里将老师鞭尸了多少遍,但在明面上我是不敢有丝毫反抗的。

“吕树,立马给我滚出去!”

有必要这样么?不就是睡个觉而已!罚站在楼道那是多么丢人的事情!尤其是碰上熟识的老师或者同学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这还不算严重的,最严重的是被罚站出去的时候,老师总会拖堂,恨不得让全学校的师生都知道你被罚站了。

此时此刻,我宁愿老师骂我一顿也好,也不要让我站到外面的楼道里,被罚站到楼道里面的那种感觉实在是太……“纪老师,我……”

我嗫嚅着,只望纪老师能高抬贵手别让我出去。

“滚出去……!”

纪老师并没有因为我的哀求而有丝毫的怜悯,冰冷的眼神如同刀子一般让我的心不由自主的打着寒颤,我知道今天这脸是丢到南极洲去了。

“滚!”

纪老师又扬起手中的课本狠狠的砸在我的肩膀上。

“丢就丢人,老子又不是没被罚站过!”

到这种时候了,再坚持下去也没用,我一怒之下推开板凳,低着头快步从后门走了出去,而纪老师盯着我直到规规矩矩站到楼道里面,才返回讲台。 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/共3页

热门标签